~~海~~带~~

【ALL李】人间岁月堂堂去(2/12)

九思_汉东卫视新闻记者:

【赵瑞龙X李达康】仲春


  


  仲春二月,古历曰“如月”,如乃随从,万物相随而出,如如然。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李达康绝对是赵瑞龙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,他家老头子老拿李达康挤兑他。字写的好不好,书读的行不行,做事是不是利落,在学校有没有闯祸,好的坏的都得抬出李达康比比。


  赵瑞龙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是好孩子还是坏胚子就不论了,他最欣赏自己的一点就是坦然。他承认自己的小聪明,并且早早接受了自己不走正道的决心,所以别人的优秀与否跟他就不大有关系了,那怕那个比较对象是他爹手底下最看重最喜欢的大秘呢,所以他爹妄图刺激他上进的想法就白费心力了。


  有时候被他爹叨叨烦了,也琢磨着找几个朋友把李达康弄出来套麻袋,琢磨完了才想起,他压根还没见过李达康。


  说来也怪,李达康跟着赵立春除了晚上回家睡觉几乎寸步不离的,可赵瑞龙还真就没撞见过。


  李达康刚跟这赵立春当秘书的时候,赵瑞龙上高中。他不爱在家待着,嫌不自在,上的是全封闭的学校,就更不着家了。学校里校长老师都知道他是谁的儿子,他又惯会拉他爹的大旗,他更能撒欢。好在他还留着脑子,成绩不会差,也不闹得太难看。这一来还真就没见过李达康。


  他第一次见李达康还挺猝不及防。高三的时候可把他憋得够呛,他爹不知从哪收的风声,对他在学校里无法无天略知一二,亲自打电话给学校校长,要求对他严加看管,一模之后终于忍无可忍,从学校后操场妄图翻过去。爬上去倒容易,骑在墙头上他左右为难,又没个梯子没个人垫子的,他难道坐在这里思考人生吗。


  正捧着脸发愁呢,突然听见有人说话:“赵公子,想好怎么跳了吗?”


  可把赵瑞龙吓得不轻,小腿一哆嗦就从墙头出溜下去,趴地不起。


  那人也没走,反而凑了过来,个子挺高挺瘦,背着光,落了一片细长阴影下来。一双素白的手把他托起来,赵瑞龙盯着那双手看,看见指尖上还沾着一块墨水。他又转而去盯人,想看看是谁比他还不着调,险些没吓得他英年早逝,如今也敢傻呼呼地不跑,这不是逼着他秋后算账吗。


 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发狠赌咒,赵瑞龙瞪着眼睛往上看。


  这人没笑,稍微皱眉,低着头也在看他。赵瑞龙陡然一个激灵,叫那平平淡淡的一眼瞧的心里一跳,后脊骨窜上来一股被刀贴皮划过的寒来。他想,这人可真够傲的。


  后来想想,那时李达康无非就是看了他一眼,既无情绪,也无嘲笑,非教他看出了诸多深意,怕只是摔蒙了之后贵脑有恙。再后来赵瑞龙才发觉,原来第一眼的直觉最是精准,李达康分明就是最傲慢的人,去了皮肉声色的表象,那人骨里灵魂里,藏的就不屈不挠。


  可当时赵瑞龙只是脱口而出:“你是李达康?”


  李达康点点头,语气毫无起伏:“立春书记猜你今天要回家,派我来接你。”


  赵瑞龙顿时无语凝咽,暗叹老姜辛辣,嫩姜斗之不过。他也洒脱,拍拍灰,“行,走吧。”


  那之后赵瑞龙想盖李达康麻袋的念头无由淡了,但也没和李达康熟悉。老爷子眼瞧着都快把李达康当第二个儿子了,赵瑞龙眉眼通挑的可不得顺着老爷子的意思吗,是以偶尔见着了,也客客气气亲亲热热地喊一声哥。


  喊的人没脸没皮,被喊的人也坦坦荡荡,可谁也没当真。


  李达康不当真,因为他眼前看见捷径,也绝不愿走。赵瑞龙不当真,因为他旁观者清。他没拿自己当局中人,对谁也不上心,自然就能看准了,李达康和他们家不是一路人。


  他爹看得见李达康的野心,看得出李达康或有一日背主噬人,可他就是看不出,李达康心净。李达康心里装的是堂皇日月。


  也许他看得出,就是不愿承认。


  看见一个肖似如己却背道而驰的人,何等幸运,何等不平。


  高考之前赵瑞龙突击背书,背到《离骚》里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尤未悔”,他反反复复念了几遍,心脏几悬几落,跳过这篇。理想主义者没有好下场,哪怕是赵瑞龙这等焚琴煮鹤之辈,也有不忍看的时候。


  后来他听说李达康要调到金山县当县长,就赶在元宵节回了家,还提了两瓶酒。


  李达康果然在,笑呵呵的。喝了酒之后,那双让赵瑞龙从来不敢细看的眼睛也雾蒙蒙的,赵瑞龙忍不住趁机多看了几眼。赵瑞龙一向有自知之明,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害怕。


  那天他半夜爬起来喝水,瞧见楼下阳台烟头一明一灭,他在夜里笑了一笑。


  上大学的时候选专业,赵瑞龙背着老头子把政治改成了经济。


  原来他自诩纨绔废物,又自诩聪明绝顶,他自认骄纵任性,也自觉识人极清。然而他又清楚知道,他随着老头子的意思,捏出了这样的自己。


  大四的时候拿到毕业论文命题,考察农村经济现状,他想了想,也没跟老头子打报告就独自跑去了金山。一路上汽车换三轮,三轮换驴车,驴车换步行,好险到了李达康那个破破烂烂的县政府大楼。


  他说是做调研,在金山实在也没待几天。待不惯是一则,另来便是冷。


  这冷非因二月天寒,自心而生,无可忍耐。


  他冷眼看李达康忙得脚不沾地,却真可看见李达康踩着一条荆棘与刀锋拱卫的路,他要以血肉之躯将那些坎坷磨平,还得以理想做料,以心血供养。


  他眼里李达康煌煌如光,映照出他自己还未生长就已枯萎的灵魂。他不敢多留,几天后就跑了。


  他想,果然子肖其父,如之奈何。


  


  end


  

朝末:

舞台上的罗志祥,真是好看得耀眼。

我的相机里纪录的你,也是比不过我眼睛看到你的每一刻。

一向不喜欢热闹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为了一个人去看演唱会,看完之后甚至感觉得中了毒,想再去第二场第三场以及以后的更多更多。

亲眼目睹的冲击震撼得我想哭,与隔着屏幕完全不一样。这个人,比我想象中的那个人还要更好更美更暖更有魅力。好看、耍狠、可爱,看着在舞台上绽放的他,被牵动的心情上上下下,说不清楚是兴奋还是难过,无论是哪一种心情,全都连每一帧每一秒都不想错过。

毕竟,在过去那么长的年月里,我已经错过你那么久了。

去年开始的那个夏天,可能是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开端。

也是最美好的一个开端。

从喜欢上这个人的那天开始,就觉得自己似乎是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宝物,太美太好太值得令人喜欢。我是一个提到重要的人就会害羞不太会表达自己内心感情的人,所以也没有认识多少同好来分享这一份与很多人相似的心情,可是看着你那么努力的不放弃这个舞台,就会觉得,大家喜欢你的心情应该都是一样的吧。这样,就算没有同好可以倾诉,也已经觉得很开心了呀。

回家后抱着演唱会的周边笑得像个傻子,想起演唱会的场景就会觉得幸福得不得了。

眼睛里你在演唱会上的每一次笑,都是我值得珍藏的宝物。

这是第一次,以后一定还会有很多很多次。

努力去过好自己的生活,等着下一次,再去见你。

对你的爱可能没办法表现得那么澎湃,可是一直都会在。

在夜深人静时偷偷的说,

好喜欢你呀。

少年。

纸袋里的老毛:

我看完电影咋不升天呢……【给枪上档】